纵观清原县:兴也红河 败也红河

2020-08-07 10:13:44 来源:中国商网
       辽宁省清原县,素有“四河之源”“绿色屏障”“天然氧吧”美誉,山多水丰,物产丰富。改革开放40多年来,清原实现了从“靠山吃山”的拼资源式发展到“生态立县”的思路转换,再到现如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升级。

清原依托生态资源,积极发展生态旅游产业,将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经济优势,叫响了“四河之源、全域氧吧、休闲花园、满乡故里”具有清原特色的生态旅游经济品牌,生态旅游已成为清原经济发展新引擎。

发展生态旅游 “红河”应运而生

提及清原旅游,不得不提到“红河谷漂流”,在2003年清原县提出“生态立县”发展思路之时,“红河谷漂流”作为县里重大招商引资项目正式启动,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04年红河谷漂流正式营业。

随着景区的快速发展,接待旅客人数和旅游收入逐年攀升。据统计,景区运营近十年来,累计接待游客253万,营业收入超过1.5亿,上缴税费3906万元,安置就业人数3000余人。此外,景区每年运营期间还会向社会提供500个临时就业岗位,与景区相关的配套产业也得到了迅猛发展。

2003年以前清原县的主要支柱产业是采矿业,并以木材、林下经济、药材种植等为辅助经济。当时县领导对县域经济的未来发展颇为担忧,矿产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而且出于对红河上游浑河水源地的生态保护,势必要改变现有的产业结构。可是一旦打破现有的经济结构,接下来税收、就业等一系列问题将随之而来。几番思索之后,县政府决定建立以生态旅游为主要经营业态的全新经济格局,促进清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2012年,清原满族自治县县人大《如何发展沟域经济,打造生态大县——关于对红河峡谷漂流公司经营现状及拉动县域经济发展情况的调查报告》表示,8年间接待旅游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全县旅店业住宿床位由不足1000张发展到4800余张,漂流期间的接待住宿人数由0.2万人增长到4万人,分别比2003年增长4.8倍和19倍。作为清原旅游经济的龙头,红河漂流公司带动了当地畜禽业快速发展。大苏河、清原镇、敖家堡和湾甸子等4个乡镇的第三产业发展和劳动力就业势头强劲。据税务部门统计,2011年清原只有红河漂流一家旅游景区,但全县第三产业税收达32324万元,是2003年的10.2倍。

红河漂流发展模式在全县整体产业结构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红河漂流项目也改变了清原县根深蒂固的产业结构模式,使清原第三产业发展成为建设生态山水城市的基石。现今,红河漂流已经打造成了“北方第一漂”,历经17年发展,红河漂流吸引近400万游客,红河漂流不单是一个景区、一家企业,如今已成为就业产业、扶贫产业、振兴乡村的产业,实现了所谓“一条河带火一条沟、一条河带旺一个县”。

“树一个品牌、兴一方经济、富一方百姓”,红河谷漂流用17年时间践行着清原县委、县政府发展生态旅游的初心。

旅游龙头濒临破产 杨德全力保红河

红河漂流是国家级4A景区,抚顺地区产业结构调整的试点项目之一。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探索,红河漂流已经成为中国北方最具影响力的休闲旅游项目、辽宁省抚顺市旅游产业龙头企业、清原县的重要支柱型企业。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河漂流公司正被沉重的债务负担所困扰,多年来数次游走在破产边缘。

数据显示,2004—2009年六年间,红河盈利共计7059万元,生产成本仅占35.87%。而从2010年-2015年末的财务数据显示,六年间亏损共计12658万元,其中仅财务费用支出一项就高达8204万元,包括银行贷款利息及民间借款利息。企业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向政府缴纳的税费、支付的利润分成、为政府垫付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代政府垫付的建设借款利息,以及水灾后代为政府复建的水毁道路、漂流河道的清淤修复等支出较大。

2011年末,受政府长期占用企业资金影响,高额的财务利息使企业资产负债率达到99%。红河面临破产境地。11月29日,作为企业总经理的杨德全前往北京,找股东召开股东会议,协商增资扩股事宜,所有股东均表示不再向公司注资。为了保住红河漂流,杨德全毅然凭借个人信誉筹集资金向公司注资7748万元。此后,抚顺银行又为企业贷款4000万元,把企业从濒临破产的生死线上挽救回来。红河的品牌保住了。杨德全虽然股比变为94.48%,但同时也需要按股比承担6488万元的债务。加上漂流公司当时的1.6亿元负债,杨德全累计负债近2.2亿元。

杨德全算了一笔账。按照每年景区接待60万人次的经营收入标准计算,还清全部债务需要4年。债务还清后,还需要弥补企业亏损。亏损弥补后,杨德全才可以通过利润分配,用来偿还自己因为注资7748万元所欠下的7000万元的个人债务。庞大的债务压身,巨大规模的景区运营,让杨德全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更透支了本就不太健康的身体。杨德全经历了四次大手术,与死神四次擦肩而过,目前仍在不断接受治疗。

“如果红河品牌倒了,其产生的后续影响,远远不是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问题。”杨德全说,如果红河倒下了,银行及民间债务无法偿还,这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数百上千人失去了就业机会,地方经济失去了重要税源,经济活力将更受打击。“我不希望看到这一幕,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住红河。”杨德全说,红河品牌得以保存,将为清原县今后走出一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发展之路,也能为乡村振兴工作助力。

17年不计回报,杨德全带领团队建设了一个现代化旅游景区,反复摸索实践,不断创新研发,打造出了完整的产品、市场和品牌,拉动县域经济,沿线村民增收,旅游产业带动,而且环境也保护得很好,漂流沿线满眼葱郁。

为公司背负沉重包袱,合同期内无法实现收益。杨德全坚信付出终有回报,他正以生命为代价,践行着使命。

“现在红河漂流更像是一个公益项目,但我无怨无悔。”杨德全说。

“软梗阻”打不通 谈何“东北振兴”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东北三省考察时就深入推进东北振兴提出6个方面的要求,第一条就是以优化营商环境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辽宁省委省政府也发布了《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通过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完善精准有效的政策环境、健全平等保护的法治环境、鼓励引导民营企业改革创新、促进民营企业规范健康发展、构建亲清政商关系等,进一步激活民营企业活力和创造力,推动民营企业改革创新、转型升级、健康发展,助力新时代辽宁全面振兴、全方位振兴。

“企业复工疫情防控指南”“辽宁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生产经营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辽宁省文化和旅游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措施20条”……疫情暴发以来,辽宁省接连出招,搭建起涵盖上下游、产供销、大中小企业的全链条、全要素政策保障体系。

发力千钧,着力一点。这一“点”便是企业、群众满满的获得感。而在辽宁省着力优化营商环境的发展期,这个创下“北方第一漂”品牌的企业希望清原县政府能兑现招商引资承诺,能执行县长办公会议通过的审计结论,却等来了清原县政府的一纸诉状,甚至在疫情过后旅游复苏刚启动之时,红河漂流被迫停水断漂。

明明是政府欠款不还,政府却把企业给告上了法庭。2018年4月2日,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清原县人民政府诉讼请求被告公司立即偿还原告借款8413.59万元,并自起诉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开始支付利息,直至本金利息全部还清之日止。

此前的2014年,在清原县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议通过的审计局依据《合同》、《旅游法》、《省市县政府批示文件》做出的《关于对红河漂流公司专项审计报告中涉及政府欠款的事项情况汇报》非常明确地指出:“经审计,2010——2013年,涉及政府投资建设项目9项,投资总额8298万元,政府已通过借款方式支付4129万元,尚欠金额4169万元。考虑到红河漂流项目洪灾后急需大量恢复建设资金,建议政府做出还款计划,分期支付”。

但是这一审计建议,一直未执行。2016年8月2日,抚顺市软环境办给清原县政府下发了《关于落实〈辽宁省软环境建设专项整治行动任务(第一批)〉的通知》。2016年8月5日,在红河漂流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清原县政府向抚顺市软环境办上报了《关于解决清原县红河漂流公司有关问题的情况汇报》。直到抚顺市软环境办向红河漂流公司了解情况,杨德全才得知县政府虚构了一个“协商”解决红河问题的方案,且方案隐瞒了诸多事实。县政府在汇报中只字不提政府拖欠企业民间借款替政府垫资代建通往景区路桥工程款问题,却多次强调政府多次借款支持企业发展,隐瞒了六届十六次县长办公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对红河漂流公司专项审计报告中涉及政府欠款的事项情况汇报》,特意不提政府已作出分期支付欠款的承诺。杨德全说,这一汇报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欺骗的方式化解、缓解来自于省、市软环境办督查其改进营商环境的压力,完全是为了应付检查。

杨德全将全部精力都用于整理企业历史档案,厚厚的一沓一沓的材料,历任县委书记、县长办公会议的签字,会议纪要,每一个农民工的讨薪材料,他要回答的不仅仅是一纸诉状,而是此前十余年这家企业如何艰辛创业的全过程,他把每一年的账本都翻出来,算得明明白白,等着县政府领导来查阅。

杨德全表示,政府的做法已经对红河公司的品牌、信誉造成恶劣影响,使得沿线农家乐、山庄、百姓漂流用品地摊、商店停业,创业、从业的农民失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也受到根本影响。现在清原县政府的做法是典型的新官不理旧账和破坏营商环境行为。

红河公司和政府合作多年,前两届县政府领导对红河公司代其垫资项目及金额多次予以认定。10年间,清原县换了4任县委书记、3任县长、5任分管副县长,本应由县级政府完成的一系列公共配套设施,在红河垫资完成后却成了一本无人认领的账单。

“红河”只是一个案例,清原县也必将为其行为买单。近年来,辽宁省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取得一定成效,但任务依然十分艰巨,突出问题依然存在,必须用钢牙啃硬骨头,用猛药来治疴。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